-

陸青鸞也不瞞著了,道:“我當初意外入過一次雲朝的書閣,裡麵的書,便是意念之力寫的,若非超強的意念,隻怕無人能讀懂,想想,書閣中的很多字元,與這寫書上的到有些相似。”

隻是,書閣的書,應該是原本。

但又與神殿的,是不同類彆的原本。

神殿的書,應該更偏向秘術與咒術,也許當時也有人跟劍聖一個心態,覺的留不得,就毀了,後人搶著抄下了形體,這麼一想,這些書的‘價值’,就要大打折扣了。

不過這樣,陸青鸞莫名彷彿看到了,這個世界,在千百年前,是不是曾出現過一個更高等的文明和力量。

畢竟,能用意念寫書的人,也不是尋常人,但當時卻流傳下了那麼多。

書閣一直在等有緣人,看懂上麵的內容,可惜,誰能看懂?

“聖門有這樣的書嗎?”

劍聖點頭:“有,無人看懂,聽說,隻有到了那個境界的人,就能看懂了。”

所以,都是傳說?

大寶也湊過來看了看,隻是他橫看豎看半天後,道:“與書閣裡的字很像,但是,書閣的字,我好像能看懂,但這裡的字,看不懂。”

劍聖看了看徒兒,眼底閃過一絲笑意,小小年紀,能入書閣看懂一些,已經強出他許多了。

“這邊的字,我們能看懂。”

這時,毒聖喊了一句,眾人快步聚攏過去,才發現,毒聖手中的書,不是很古老,是紙做的,到像是……

神殿中人,知道後人看不懂祖宗留下的書,所有特意找他們還能看懂的人,翻譯下來,寫在紙上的。

到是方便了外人。

“寫了什麼。”

陸青鸞翻看了一本,似乎是神殿的由來,神殿最開始的神子,是上天的孩子,手握無上秘術,法力無邊。

創建了神殿,擁有了無數教徒。

當然,寫的密密麻麻的好幾頁,陸青鸞看過來看,隻是簡單的概括。

不過她似乎知道,上天的孩子,應該不止一個,她上次在書閣似乎看到過類似言論。

於是她又耐著性子看了下去,神子製度似乎隻延續了兩三代,就冇有了。

但神殿中人卻迷信般的依賴那神子,於是……他們創造了一個神子!

看到這裡,陸青鸞忍不住有種脊背發寒的感覺,創造,是什麼意思?凡人還能強行架在神壇上,去做神嗎?

答案:是的。

他的小寶不就是這樣的命運,等一下,小寶來到神殿,純屬就是一場意外。

而神殿所認為的神子,應該是三寶,如今三寶的狀況她也差不多明白了。

是共生人,利用轉世重新回來,他的武功能力,似乎都會一併帶回來。

這種行為,在陸青鸞眼裡,其實是很反科學的,不過這地方顯然冇人跟你講科學。

在加上之前劍聖說過,神殿在擅長的就是各種害人的秘術。

當然,所謂的害人秘術,應該是劍聖,身為神殿死對頭方,得出的言論。

陸青鸞的內心是中立的,秘術,有害人的,應該也有好的,不能一概而論。

於是,她果然找到了這所謂的秘術,利用轉世,令他們的‘神子’,不斷重現於世,帶領著神殿攻伐聖門。

洗刷他們被驅逐出中州的恥辱。

不過這種有些‘逆天’的秘術,也並不是無往不利的,不然聖門曆史上得跟神殿打多少次。-